日前,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檢察院聯合發布了《關于辦理組織考試作弊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》。新的司法解釋明確在高考、研究生考試、公務員考試中組織作弊為“情節嚴重”,根據刑法將處以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,并處罰金。

《解釋》明確了下列考試屬于“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”:普通高等學校招生考試、研究生招生考試、高等教育自學考試、成人高等學校招生考試等國家教育考試;中央和地方公務員錄用考試;國家統一法律職業資格考試、國家教師資格考試、注冊會計師全國統一考試、會計專業技術資格考試、資產評估師資格考試、醫師資格考試、執業藥師職業資格考試、注冊建筑師考試、建造師執業資格考試等專業技術資格考試;其他依照法律由中央或者地方主管部門以及行業組織的國家考試。

在此基礎上,《解釋》第一條第三款進一步規定前述規定的考試涉及的特殊類型招生、特殊技能測試、面試等考試,屬于“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”。

根據刑法規定,在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中,組織作弊或者為他人實施組織作弊犯罪提供作弊器材或其他幫助的,即構成組織考試作弊罪,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,并處或者單處罰金;情節嚴重的,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,并處罰金。

   新發布的司法解釋對組織考試作弊罪“情節嚴重”的認定標準作了明確規定。

據介紹,普通高等學校招生考試、研究生招生考試、公務員錄用考試社會關注度高、影響大、涉及面廣故新的司法解釋將在這三類考試中組織作弊的直接規定為“情節嚴重”。

同時,將導致考試推遲、取消或者啟用備用試題的明確規定為“情節嚴重”考試工作人員違背所承擔的職責組織考試作弊,主觀惡性更大,將其規定為“情節嚴重”;組織考生跨省、自治區、直轄市作弊的,危害十分嚴重,將其規定為“情節嚴重”;將多次組織考試作弊,組織三十人次以上作弊,以及提供作弊器材五十件以上的規定為“情節嚴重”;基于嚴厲懲治組織考試作弊犯罪的考慮,將違法所得三十萬元以上的規定為“情節嚴重”。

從實踐來看,考試作弊犯罪相當程度存在再犯現象,不少罪犯“重操舊業”,新的司法解釋專門規定可以依法宣告職業禁止和禁止令。

此外,考試作弊犯罪具有明顯的牟利性,行為人實施該類犯罪主要是為了牟取非法利益。新的司法解釋規定:“對于實施本解釋規定的行為構成犯罪的,應當綜合考慮犯罪的危害程度、違法所得數額以及被告人的前科情況、認罪悔罪態度等,依法判處罰金。

據介紹, 2015年11月1日《刑法修正案(九)》實施以來,截至2019年7月,全國法院審理考試作弊刑事案件1734件,判決3724人。其中,組織考試作弊刑事案件951件、2251人,非法出售、提供試題、答案刑事案件117件、205人,代替考試刑事案件666件、1268人。